大头又见大头

无可奈何2

       瑞尔斯点点头,化作光束离开。
       灰白色的天空,零落的雪花,略显破旧却整洁的街道,偶尔经过的行人裹紧衣服匆匆走过,仅开的店铺半掩着门。这就像任何一个普通的二线城市。人类的城市。
        盖亚为现在所见的城市感到些新奇,这也仅仅只是这座城市的居民属于人类而已。与赛尔的相交中,并非没有见到过人类,来自水蓝色星球的少女明亮而又坚强。盖亚只是感概这属于人类的过去。

        曾经的冒险经历,让盖亚并不担心眼前的情况。用赛小息说法,就是穿越。生活多姿多彩盖亚并不陌生。 当初以幼年的形态与雷伊回到过去遇到还未进化的迈尔斯,担任心灵导师战胜虫族顺带救了星球。更何况如今是超进化后强者,强者不畏挑战。

然后被突然的大风刮起的围巾糊了脸。等级越高的精灵,温度影响越低。从回忆回神盖亚才注意身上盖了层浅浅的雪花。盖亚哑然,并不是失了警惕,只是这显着安逸的小城,不自觉想起了篝火旁醉红脸的少年。

       盖亚从电线杆上,轻巧落下。没错从一开始英明神武的盖亚爷爷就以高手寂寞双手抱臂站在电线杆上观(fa)查(dai)。街道以肉眼可见的熏染成白色,远处传来了钟声。半掩着门的店铺是家酒吧 ,酒吧面积很小。暖色调偏暗的灯光衬着这家小酒吧,温馨的让人怀疑。如果不是店里的吧台和酒柜占据了大半空间。盖亚会忍不住回头再看看店名。圆形的木制小桌占据店内另一半空间。和赛小息老爸收藏一样的留声机大概是店里给客人除喝酒外唯一的消遣。

         头发扎起一束的酒侍没有停下手中擦拭的杯子,“欢迎光临本店,我是这里的店长,要喝点什么吗?”酒侍脸上带起微笑,这个微笑让人挑不出错误,温和感染如许久不见的故友。但盖亚没有来觉得像不笑的人偶按照设定好指令,对客人露出笑容。

            这无疑是个出众的男人,眼角微微的细纹为这张英俊的脸添了岁月魅力,却不显老态。他看起来有三十多岁内敛,可换一个角度,又带着的锐气,也许面上开店常带的微笑和束起的长发稍柔和了他的气质 ,挺得笔直的宽阔脊背,和小臂流畅的肌肉线条。无时无刻都在彰显着主人该是张扬的意气风发。

      而不是带着这样一副不是自己的笑容。这让盖亚想起被瑞尔斯礼仪教育的支配。虽然两兄弟早早开始流浪,但还是提诺的瑞尔斯紧紧抓住对弟弟的全面教育。
盖亚挑挑眉,这个笑容有些像瑞尔斯常带的官方笑容 温和有礼却又疏离。刚好搭配中规中矩漫长要命的记者会,会后对着镜子揉自己笑僵的脸。即使这是两兄弟很久的一次见面但盖亚并不吝啬对瑞尔斯的嘲笑,经历过太多的兄弟,早已打开心结,有着别样的相处方式。这对难得见面两兄弟交流感情的结果以事后雷伊一不小心电着训练基地的账单为结束。略感愧疚的盖亚打起十二分精神全力执行任务,一段时间内基地都不见战神身影。

         “一杯威士忌”盖亚对这个男人很有好感,男人的面孔有种别样的熟悉感。但盖亚没有去探究男人的故事,他经历了什么?为什么在这里经营一家生意不好的酒吧

        他不觉得这个男人是为了“你有故事,我有酒”的理由待在这里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