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头又见大头

无可奈何3

       液体由舌头品尝,随着吞咽的动作直达胃部,奇妙的味道在口腔萦绕不去。化作个小勾子勾动他心里最底下那点他不知道却真实存在的情绪。并试着推动那舌头动一动,吐露出结结巴巴,盖亚自己听了也想打自己一巴掌的话语。

       盖亚少有悲秋叹春的时候,童年跟着兄长一路逃亡,年少时单纯追求力量,成年后在更广阔的宇宙磨砺自己。此时坐在这家小小的吧台上,喝着不会喝醉的酒。面对一个人类,反而有了想说点什么的念头。

       为什么?盖亚冒出这个想法。大概是如果他老去时,大概就像这个老板一样。

       不在流浪,  隐居在一个小地方,过往的荣耀都成了记忆,也许会心痒难耐的教几个好苗子,在看着他们像自己一样在宇宙闯荡。

      但那大概在很久很久很久很久以后,多少呢,一千年,两千年。自然的老去对于他们太遥远。

        他由提坦进化成盖亚的岁月,差不多五百年,而他提坦形态的时间并不比这时间低。

        那与人类相比太过漫长的生命,他只度过一部分,余下的时光还有很多。

         死亡,衰老,这些战神并不畏惧。

        他自己同样诧异自己对隔着吧台的男人信任感,和对自己情绪的影响。但最终他只是把酒一饮而尽。

        留声机舒缓的音调戛然而止,留下长长的空白。

        这时的推门声显得十分突兀。伴随着风雪进入的旅者有着漂亮的金发,面色苍白,有着旅行的疲惫,碧绿的眼睛沉淀着故事。

    

        雷伊。盖亚惊异地察觉来者与友人的相似。

       

        

       

       

      

个人觉得非常好看的同人文。

嗷嗷嗷嗷啊啊啊啊啊😱老子喜欢的文怎么不见了!本就粮少。。。。。。。。嗷嗷嗷啊啊啊!惊恐


今天也想浪呢

没逻辑,没文笔,自娱自乐的脑洞。


     主角只想浪,人生目标是有颜有闲身体健康,有人有权家财万贯,只要它开心就好。


性别不明,精神不正常,性格多变。崩各种人物。不是好人,智商一般。


  视角不明。


       身为一个穿越者,它是拒绝的。它不觉得自己有那个能力在异界成为人生赢家。当身为一个慢穿穿越者,它是接受的。毕竟一回生二回熟的人生态度深入它心有了经验总会成为人生赢家的。金手指有,被虐也有,装逼也会有。


        它穿越的对象大多是类似于斗破里的嫣然,斗罗里的菊花,火影里的月光,圣者里的半精灵(不是主角)。。。。。可是它现在不知道。

         

       《盗笔同人里的“吴邪(不是齐羽)”》

           

        《猎人同人里的禁婆》

      

        《哑舍的禁婆》


         《龙族的混血种》


         《全职里的禁婆》


          《刀剑乱舞里的禁婆》


          《hp同人里的德克拉》


          《剑三同人里的杯具娃》


          《  综武侠同人里的剑仙》以及各个平行世界衍生。

   

          《综英美里的蝙蝠崽》            


          《犬夜叉同人里的邪见亲戚》


           《阴阳师同人里的雅乐之神》

            

           《恐宠里的太子爷》


           《火影同人的二柱子》


           《快穿女主文的御用男炮灰》

  

                   以及各个想去哪(*゚◇゚)就去哪(*゚◇゚)的脑洞。

    

               

       


木乃伊先生说不

       

          瞎写,没文笔。乱七八糟啥也不是,靠想象和自认为拼凑的产物。慎入。人物性格崩坏,求轻喷。

   以及短的不行

         

    

        木乃伊先生躺在他的石棺里,里面萦绕着松脂一类混合的香料气息 ,挂在脖子上的心形护身符在黑暗的环境里也有着光。

         在这个潮湿的城市,呆在的石棺里什么也不做,放空大脑是很好的消遣。封闭的, 黑暗的,熟悉的味道,干燥而又温暖。

          这让他想起他的来自的地方,罪恶的姓氏,统治,训练,血,绿色的池子,他无数个兄弟,仆从,母亲 。那是他的过去,他并不否认这个。

          他的脑子和他的内脏仍好好待在身体里,这确实要感谢他的外祖父。活了七个世纪的忍者大师有足够复活以及保存尸体的经验 。

          他也会想起母亲的岛他从那里就开始追寻父亲,而少有的意识不清醒时他仍会流连于年幼时母亲不经意流露出的那仅有的母爱。但最终站在了他父亲的身边。

            轻巧的脚步声响起,看来脚步的主人并不打算不不打扰木乃伊先生。接着是敲响棺盖的三次轻叩。这个人应该是温雅有礼。

             “提摩西,你最好给我一个理由。”声音穿透石棺,十分沙哑的男孩音。有点像威胁,又像领地被冒犯的幼狮。

              被称为提摩西的来者笑了,他知道他的小木乃伊并没有生气。

             否则迎接他的就是长刀,但主人也不打算主动掀开石棺来欢迎他。

              “当然是来看看我的小王子。”声音少年介于青年,该是明快却又缠绵。他掀开棺盖的一条缝,灵活地挤了进去。“毕竟我的心可是给了你。”

            “啧。”达米安象征地推攘几下来者,翻了白眼。还是屈尊挤在提摩西的怀里。刚才棺材的空间刚好够。

    

             这个怀抱并不温暖,冰凉但不潮湿否则提摩西别想靠近他的棺材一步。提摩西的喉间发出振动,在达米安动之前,抱紧了男孩。

              “让我抱抱你。”优雅的大猫在撒娇。达米安不动了,两人静静拥抱着。

              黑暗中一时寂静,在两人相拥的胸膛间达米安的护身符,在微微发着光。

               咖啡和福尔马林的味道容入了松脂和香料的气味中。还带着淡淡的男士香水。

              突兀的,达米安伸出手,包裹着严实的布料上有着神秘的符咒,描绘着提摩西的脸。眉,眼,鼻,唇部,下颚,一点点仔细描绘。提摩西抱着他的男孩,任由他的动作。

             达米安感受手指传来的触感,即使他们之间隔着一层布料。光滑冰凉的肌肤上有着凹凸不平的触感,那是缝补的地方。

           良久,提摩西轻轻拉着达米安的手放在唇边一吻。“别那么肉麻。”达米安把手放开,抱住提摩西的腰, 将头埋在提摩西的胸膛。隔着衣料仍能感到将提摩西缝补起来的疤痕。

    

          

            这是他的恋人提摩西,一个科学怪人。

          

         

         

         

         

         

     

寻文

         主角是穿越者,魂穿,资质不好。当学徒当到快要老死时,不甘心,凭着多年服务换来的积分兑换魔法物品和干了几十年工作经验盗走了塔里的一件宝物,不排除主角小时候帮助的一个妹子的放水。假死丢到海里逃脱。凭着八十多岁的老爷子身体在海上漂流,在一座神秘岛上得到了金手指。

        

           接着一边逃亡,一边变强顺便年轻。毕竟是盗走宝物,被发现只是时间问题。

          我只看了前面的一小部分,是很不错的文。可惜忘了名字,求哪位看过的亲们告知一下。

       笔芯。

缺粮的日子每天盯着书院名称希望有粮。

随便的萌新日记

  

        抽到小狗子和白藏主的我应该是开心的,刚倾家荡产的将大狗子升了五星,这两个完全养不起。

   

      

           十连抽又来了连连还带了京紫皮。我看着一个四星,一个两星,对天长嚎养不起。

 

    

      我想之所以不开心,大概是明白了,不是六星的式神,永远在地上摩擦。有六星的式神没御魂还是被摩擦,sr的六星式神比ssr差一线的。我这样没御魂,练不起SSR,抱着小黑的,又没阵容的,只能输一遍又一遍。

 


        我觉得,就是有了其它ssr我还是专注我的主力一百年。但我还是放弃了,把给雪女升五星的材料给了狗子。雪女陪我最久,可我连个满效果命中的御魂都没有,好长时间都是四星御魂凑合。


         升技能的黑蛋,对我来说很难攒 ,一般都是打鬼王给的一两片。


         感觉忘了玩游戏的初衷,我只是来养崽的,什么时候追求赢而丧失了玩游戏的快乐。收拾好心态,慢慢养吧。

   


          级别四十多,也被人叫过大佬。我只想笑,提升阴阳师的等级对我来说比提升式神等级容易多了,一个头像框也没有的伪大佬。

   

      


            我是暑假开始玩现在八十天左右,还能坚持下去就是,这个手机是我的,只要手机在,这个游戏就在。


为了抽卡



   “  这是出bug了吧”阿宅以书翁的视角来看,站在地上的小人大概只有巴掌大。

     

       本身英气的五官,缩小来看精致得紧。阿宅有种直接把小人拎起来使劲揉的冲动。但还是顾及着武士的骄傲和书翁的人设。


       虽然有些让人看不出在想什么,但觉得愿意聆听故事的妖怪。也该是温柔的。

    


         书翁半膝蹲下,向着地上的小人伸出手。


           “我是书翁。”


             樱花树下的妖怪这样说到。

    


              “书翁是吗,你的头发好像兔子啊!”石榴色的眼睛亮得很。脑后的马尾随着动作一甩一甩。


              书翁想,该去把觉醒材料攒了。

  


           阿宅轻易接受了自己抽出的ssr出了bug,不求助,不反馈。不炫耀……不炫耀真得不炫耀。就每天抱着屏幕小心翼翼戳着小人。

   


            不能戳多,会炸毛。


    

    

           书翁如愿以偿,原有的点墨两髯已经是顺直的银发,单边眼镜又添了斯文。总是想叼走卷轴的飞鸟,也可化作墨迹收起。


   

           被激发保父心源氏两人仍端着杯子在廊下喝茶,中间坐着源博雅。


            身型的差距并未让武士面上露出沮丧,即使不能酣畅淋漓地挑战强者。每天吹吹笛,射射箭的日子到也充实。他本就是源氏的大家子,风雅之事也颇有心得。

   


             在庭院的日子就这么一天天过去。




             这一天阿宅如往常一样打开游戏,小纸人的头上冒出信件,是游戏的维修通知。


             

             


         


再来一张